企业网站建设

网站建设一条龙服务

网页美的标准

概述: 所以要去掉所有的冗余的东西。   使用方便:同第一个是相一致的,满足使用者的要求,网页做得越适合使用,就越显示出其功能美   整体性好:一个网站强调的就是一个整体,只有围绕一个统一的目标所做的设计才是成功的。   网站形象突出:一个符合美的标准的网页是能够使网站的形象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的。   页面用色协调

  简洁实用:这是非常重要的,网络特殊环境下,尽量以最高效率的方式将用户所要想得到的信息传送给他就是最好的,所以要去掉所有的冗余的东西。
  应用方便:同第一个是相一致的,满足应用者的要求,网页做得越适合应用,就越显示出其美   整体性好:一个网站强调的就是一个整体,只有围绕一个统一的目标所做的设计才是成功的。

 

  重庆定制网站建设  氢氧化钠生产厂家   今日推荐免费建站   分类信息   乌海网站建设公司

 


  网站形象突出:一个符合美的标准的网页是使网站的形象得到最大限度的提升的。
  页面用色协调,布局符合形式美的要求:布局有条理,充分利用美的形式,是网页富有可观赏性,提高档次。
当然雅俗共赏是人人都追求的。
  交互式强:发挥网络的优势,是每个应用者都参与到其中来,这样的设计才能算成功的设计。
这样的网页才算真正的美的设计。

 

360能否成为腾讯和Baidu的滑铁卢

  在IT领域,偏执狂更多时候带有褒义色彩。Intel的创始人安迪·格鲁夫那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名言,让很多人以偏执狂自居,区别只是字眼不同:华为的任正非是通讯领域的偏执狂,李彦宏是搜索技术的偏执狂,马化腾是产品研发经理中的偏执狂。在IT行业,偏执狂式执着、坚持、专注的代名词,也是成功不可缺少的要素。

  康盛创想的李明顺看到最近金山和360之间的口水战,不免发出感慨:创业和工作时,到底是该“旁骛杂念甚至不惜得罪人”还是该“和气生财”?微博中,他又一次引用了格鲁夫的名句。而围绕着周鸿偏执狂式地生存,在围脖里讨论相当热烈,看来这次的口水战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

  金山360口水战背景

  360打口水战不是一次了,前两年和瑞星、卡巴斯基打,现在和金山打,360不但不觉得疲惫,反倒越战越勇,经验也更加老道。我们先来回顾下这次口水战和背景故事:

  上周,金山方面说,360升级新版本时提示用户卸载金山网盾,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病毒”行为。本周,360回应,金山网盾有些网址过滤不掉,单独用360就能过滤,另外指出,“金山网盾易崩溃、速度慢、有漏洞、难于卸载”,所以“不再与其兼容”;在外围,也戏剧性地发生了王海起诉金山的偶然事件。

  据说周鸿赤膊上阵,在微博上与金山大战了两个下午,发微博频率之高,发布之密集,足以让其他网络名人汗颜。不过笔者发现微博内容没有太多新意,只不过是把公关稿逐篇拆开,稍加改动就成了“围脖体”。有人惊呼,周鸿开辟了微博公关的先河。而李明顺也有了那句“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感慨了。

  笔者混迹于软件圈子,之前也写过个把文章,也许是触及了某些企业核心利益,现在这篇文章都成了尸体,只有标题没有内容。所以,我不想去评谁扁谁,只想把我了解到的背景给大家介绍下,有几个重点强调下:

  1 两个杀毒软件很难再一台电脑上共存

       之前安全软件互杀的事儿也不少,我多次问过安全领域的专家,关于两个杀毒软件能否共存的问题。得到回答是,两个杀毒软件并存结果是,他们都认为对方是病毒。因为,杀毒软件和病毒类似,都是截取了底层权限,就好比保安看管大门钥匙,如果另外有人拿到钥匙开门,在保安眼里,那人就是小偷。

  两个安全软件是能共存的,早先的瑞星卡卡、360安全卫士和金山清理专家都能共存。虽然也是安全软件,但安全辅助类软件没有获得底层权限,不会有冲突。金山病毒可能与其他杀毒软件并存,但金山卫士和 360卫士是可以共存的。

  2 关于安全浏览器。

       360出了安全卫士后,360安全浏览器,360免费杀毒相继推出,市场占有率很高,让包括腾讯在内的竞争对手感受到压力。其中,安全浏览器尤其值得一提。

  作为上网的第一入口,浏览器已经可以带来丰厚的收益,如浏览器首页资源、网址导航以及搜索框。

  傲游浏览器在国内曾拥有不菲的份额,但在奇虎推出免费杀毒和安全浏览器后,安装量受到一定影响,金山看到浏览器对于安全的需要,联合国内几个浏览器厂商,通过内置金山网盾实现安全浏览器,据说,为此还专门开了一次发布会。

  所以,傲游等浏览器和金山网盾之间的合作,也算是另外一种安全浏览器的模式。

  3 360成了腾讯的滑铁卢

  尽管很多浏览器用户量巨大,功能也非常强大,但面对主打安全的360浏览器,还是有些吃不消。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推广资源,360在安全卫士的首页推广浏览器,还不断提示用户“安全浏览器的重要性;第二个就是兼容性。我记得搜狗CEO王小川聊安全浏览器时,对于这种合作方式也有担心,其中一点就是接口开放度和兼容性。

  360在浏览器和安全市场上攻城略地,除了让傲游、瑞星这些专业软件公司压力颇大,甚至连腾讯、搜狐这些已经上市的企业有些迎接不暇。腾讯是中国互联网的客户端之王,几乎行内所有基于互联网的客户端,腾讯均有涉足,且收获颇丰,譬如QQ影音之于暴风影音;QQ音乐之于酷狗音乐;QQ输入法之于搜狗输入法。

  但腾讯与360交锋的领域却屡屡失败,QQ医生已经被360卫士边缘化,TT浏览器被360安全浏览器打得落花流水;至于杀毒领域,QQ尽管正在招兵买马,但却不得不面对360先声夺人的优势。360成了QQ的滑铁卢;周鸿成了马化腾的克星。

  TT和安全领域失手,几乎相当于马化腾的“失荆州”和“失街亭”,影响颇为深远。腾讯在搜索业务上投入数亿,甚至不惜重金四处挖人,旗下聚集了不少搜索人才。但浏览器作为上网的第一入口,网址导航作为大部分初级用户的门户,却已经被360牢牢控制在手中。作为搜索领域的后来者,行内人都深知“没有渠道,难成大事”。

  4 百度框之痛

  而对于目前的搜索老大百度而言,情形尤为尴尬。李彦宏专注技术,却疏于客户端的开发和推广。在输入法方面,马占凯最先找到的是百度,那是恰逢百度上市,没有引起百度的重视,马占凯转投搜狐,最终成就了搜狗输入法。

  百度和3721曾有过交锋,我想那时李彦宏已经领教了周鸿在客户端上开发和推广的功夫。而在随后的岁月里,周鸿的客户端依然强势,百度却少有起色。百度推出了百度HI,短暂热闹后,却很少再有声音;百度的手机客户端如手机输入法、掌上百度,倒还占据了不少手机桌面。

  在业内,大家认为百度最应该涉足的浏览器,作为用户上网第一界面的浏览器,事实上扮演者搜索引擎最重要渠道,浏览器直接影响搜索引擎的格局,但百度却一直没有动静。而在推广方面,百度却更加倚重360安全浏览器以及的360网址导航。曾经被百度纳入囊中的Hao123,也被360导航边缘化,价值已经大大缩水。

  如果说360是腾讯的滑铁卢,就百度而言,几乎是扼住了百度的喉咙。百度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尴尬:一边要交给360搜索不菲的搜索分成,同时自己的产品被边缘化。360掌握的客户端虽然不及腾讯,却已经远远超过了百度。每个客户端用户数量并不相同,却都占据了桌面上的一个快捷图标、任务栏上的一个logo或者系统的一个进程。

  李彦宏专注于技术,提出了框计算,但作为一个常识,电脑上任何一个搜索框都要出现在浏览器里,而这对于百度却还是“零”。

  从放虎归山到养虎为患

  我曾经撰文《马化腾岂能放虎归山》,现在看,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养虎为患”的结果。对于360和金山之间的口水战,我不认为这是简单的企业之间的竞争,而且也是互联网行业失衡,新霸主即将产生的标志。在这个过程中,腾讯、百度、甚至偶尔有些高调的阿里巴巴,都已经对奇虎360无可奈何。

  文章结尾之际,我打开腾讯的首页,发现QQ.com首页上最显著的那块Banner留给了TT浏览器。腾讯不惜用最好的广告位支持TT浏览器,我想,如果不是市场份额迅速下滑,决不至于如此。

  看来,正在崛起的360,正在挑战现在的互联网大佬们,而在客户端上“战无不胜”的周鸿在面对另外一个“常胜将军”马化腾时,又将会出现什么结果?周鸿、马化腾和李彦宏三个偏执狂,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还是拭目以待吧!

搜索引擎方法及趋势

李晓明:1982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1986年毕业于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计算机系,获博士学位。现任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主任. 研究方向为计算机并行与分布处理。 刘建国: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副教授。

   随着因特网的迅猛发展、WEB信息的增加,用户要在信息海洋里查找信息,就象大海捞针一样,搜索引擎技术恰好解决了这一难题(它可以为用户提供信息检索服务)。目前,搜索引擎技术正成为计算机工业界和学术界争相研究、开发的对象。 搜索引擎(Search Engine)是随着WEB信息的迅速增加,从1995年开始逐渐发展起来的技术。据发表在《科学》杂志1999年7月的文章《WEB信息的可访问性》估计,全球目前的网页超过8亿,有效数据超过9T,并且仍以每4个月翻一番的速度增长。用户要在如此浩瀚的信息海洋里寻找信息,必然会"大海捞针"无功而返。搜索引擎正是为了解决这个"迷航"问题而出现的技术。搜索引擎以一定的策略在互联网中搜集、发现信息,对信息进行理解、提取、组织和处理,并为用户提供检索服务,从而起到信息导航的目的。搜索引擎提供的导航服务已经成为互联网上非常重要的网络服务,搜索引擎站点也被美誉为"网络门户"。搜索引擎技术因而成为计算机工业界和学术界争相研究、开发的对象。本文旨在对搜索引擎的关键技术进行简单的介绍,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分 类:按照信息搜集方法和服务提供方式的不同,搜索引擎系统可以分为三大类:   


1.目录式搜索引擎:以人工方式或半自动方式搜集信息,由编辑员查看信息之后,人工形成信息摘要,并将信息置于事先确定的分类框架中。信息大多面向网站,提供目录浏览服务和直接检索服务。该类搜索引擎因为加入了人的智能,所以信息准确、导航质量高,缺点是需要人工介入、维护量大、信息量少、信息更新不及时。这类搜索引擎的代表是:YAHOO 、LookSmart、Open Directory、Go Guide等。   


2.机器人搜索引擎:由一个称为蜘蛛(Spider)的机器人程序以某种策略自动地在互联网中搜集和发现信息,由索引器为搜集到的信息建立索引,由检索器根据用户的查询输入检索索引库,并将查询结果返回给用户。服务方式是面向网页的全文检索服务。该类搜索引擎的优点是信息量大、更新及时、毋需人工干预,缺点是返回信息过多,有很多无关信息,用户必须从结果中进行筛选。这类搜索引擎的代表是:AltaVista、Northern Light、Excite、Infoseek、Inktomi、FAST、Lycos、Google;国内代表为:"天网"、悠游、OpenFind等。


3.元搜索引擎:这类搜索引擎没有自己的数据,而是将用户的查询请求同时向多个搜索引擎递交,将返回的结果进行重复排除、重新排序等处理后,作为自己的结果返回给用户。服务方式为面向网页的全文检索。这类搜索引擎的优点是返回结果的信息量更大、更全,缺点是不能够充分使用所使用搜索引擎的功能,用户需要做更多的筛选。这类搜索引擎的代表是WebCrawler、InfoMarket等。  


性 能 指 标   我们可以将WEB信息的搜索看作一个信息检索问题,即在由WEB网页组成的文档库中检索出与用户查询相关的文档。所以我们可以用衡量传统信息检索系统的性能参数-召回率(Recall)和精度(Pricision)衡量一个搜索引擎的性能。   召回率是检索出的相关文档数和文档库中所有的相关文档数的比率,衡量的是检索系统(搜索引擎)的查全率;精度是检索出的相关文档数与检索出的文档总数的比率,衡量的是检索系统(搜索引擎)的查准率。对于一个检索系统来讲,召回率和精度不可能两全其美:召回率高时,精度低,精度高时,召回率低。所以常常用11种召回率下11种精度的平均值(即11点平均精度)来衡量一个检索系统的精度。对于搜索引擎系统来讲,因为没有一个搜索引擎系统能够搜集到所有的WEB网页,所以召回率很难计算。目前的搜索引擎系统都非常关心精度。   影响一个搜索引擎系统的性能有很多因素,最主要的是信息检索模型,包括文档和查询的表示方法、评价文档和用户查询相关性的匹配策略、查询结果的排序方法和用户进行相关度反馈的机制。   


主 要 技 术:一个搜索引擎由搜索器、索引器、检索器和用户接口等四个部分组成。   


1.搜索器   搜索器的功能是在互联网中漫游,发现和搜集信息。它常常是一个计算机程序,日夜不停地运行。它要尽可能多、尽可能快地搜集各种类型的新信息,同时因为互联网上的信息更新很快,所以还要定期更新已经搜集过的旧信息,以避免死连接和无效连接。目前有两种搜集信息的策略:    从一个起始URL集合开始,顺着这些URL中的超链(Hyperlink),以宽度优先、深度优先或启发式方式循环地在互联网中发现信息。这些起始URL可以是任意的URL,但常常是一些非常流行、包含很多链接的站点(如Yahoo!)。    将Web空间按照域名、IP地址或国家域名划分,每个搜索器负责一个子空间的穷尽搜索。   搜索器搜集的信息类型多种多样,包括HTML、XML、Newsgroup文章、FTP文件、字处理文档、多媒体信息。   搜索器的实现常常用分布式、并行计算技术,以提高信息发现和更新的速度。商业搜索引擎的信息发现可以达到每天几百万网页。


2.索引器   索引器的功能是理解搜索器所搜索的信息,从中抽取出索引项,用于表示文档以及生成文档库的索引表。   索引项有客观索引项和内容索引项两种:客观项与文档的语意内容无关,如作者名、URL、更新时间、编码、长度、链接流行度(Link Popularity)等等;内容索引项是用来反映文档内容的,如关键词及其权重、短语、单字等等。内容索引项可以分为单索引项和多索引项(或称短语索引项)两种。单索引项对于英文来讲是英语单词,比较容易提取,因为单词之间有天然的分隔符(空格);对于中文等连续书写的语言,必须进行词语的切分。   在搜索引擎中,一般要给单索引项赋与一个权值,以表示该索引项对文档的区分度,同时用来计算查询结果的相关度。使用的方法一般有统计法、信息论法和概率法。短语索引项的提取方法有统计法、概率法和语言学法。   索引表一般使用某种形式的倒排表(Inversion List),即由索引项查找相应的文档。索引表也可能要记录索引项在文档中出现的位置,以便检索器计算索引项之间的相邻或接近关系(proximity)。   索引器可以使用集中式索引算法或分布式索引算法。当数据量很大时,必须实现即时索引(Instant Indexing),否则不能够跟上信息量急剧增加的速度。索引算法对索引器的性能(如大规模峰值查询时的响应速度)有很大的影响。一个搜索引擎的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索引的质量。  


3.检索器   检索器的功能是根据用户的查询在索引库中快速检出文档,进行文档与查询的相关度评价,对将要输出的结果进行排序,并实现某种用户相关性反馈机制。   检索器常用的信息检索模型有集合理论模型、代数模型、概率模型和混合模型四种。   


4.用户接口   用户接口的作用是输入用户查询、显示查询结果、提供用户相关性反馈机制。主要的目的是方便用户使用搜索引擎,高效率、多方式地从搜索引擎中得到有效、及时的信息。用户接口的设计和实现使用人机交互的理论和方法,以充分适应人类的思维习惯。   用户输入接口可以分为简单接口和复杂接口两种。   简单接口只提供用户输入查询串的文本框;复杂接口可以让用户对查询进行限制,如逻辑运算(与、或、非;+、-)、相近关系(相邻、NEAR)、域名范围(如.edu、.com)、出现位置(如标题、内容)、信息时间、长度等等。目前一些公司和机构正在考虑制定查询选项的标准。   


未 来 动 向:搜索引擎已成为一个新的研究、开发领域。因为它要用到信息检索、人工智能、计算机网络、分布式处理、数据库、数据挖掘、数字图书馆、自然语言处理等多领域的理论和技术,所以具有综合性和挑战性。又由于搜索引擎有大量的用户,有很好的经济价值,所以引起了世界各国计算机科学界和信息产业界的高度关注,目前的研究、开发十分活跃,并出现了很多值得注意的动向。  


 1.十分注意提高信息查询结果的精度,提高检索的有效性   用户在搜索引擎上进行信息查询时,并不十分关注返回结果的多少,而是看结果是否和自己的需求吻合。对于一个查询,传统的搜索引擎动辄返回几十万、几百万篇文档,用户不得不在结果中筛选。解决查询结果过多的现象目前出现了几种方法:一是通过各种方法获得用户没有在查询语句中表达出来的真正用途,包括使用智能代理跟踪用户检索行为,分析用户模型;使用相关度反馈机制,使用户告诉搜索引擎哪些文档和自己的需求相关(及其相关的程度),哪些不相关,通过多次交互逐步求精。二是用正文分类(Text Categorization)技术将结果分类,使用可视化技术显示分类结构,用户可以只浏览自己感兴趣的类别。三是进行站点类聚或内容类聚,减少信息的总量。      


2.基于智能代理的信息过滤和个性化服务   信息智能代理是另外一种利用互联网信息的机制。它使用自动获得的领域模型(如Web知识、信息处理、与用户兴趣相关的信息资源、领域组织结构)、用户模型(如用户背景、兴趣、行为、风格)知识进行信息搜集、索引、过滤(包括兴趣过滤和不良信息过滤),并自动地将用户感兴趣的、对用户有用的信息提交给用户。智能代理具有不断学习、适应信息和用户兴趣动态变化的能力,从而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智能代理可以在用户端进行,也可以在服务器端运行。   


3.采用分布式体系结构提高系统规模和性能   搜索引擎的实现可以采用集中式体系结构和分布式体系结构,两种方法各有千秋。但当系统规模到达一定程度(如网页数达到亿级)时,必然要采用某种分布式方法,以提高系统性能。搜索引擎的各个组成部分,除了用户接口之外,都可以进行分布:搜索器可以在多台机器上相互合作、相互分工进行信息发现,以提高信息发现和更新速度;索引器可以将索引分布在不同的机器上,以减小索引对机器的要求;检索器可以在不同的机器上进行文档的并行检索,以提高检索的速度和性能。


4.重视交叉语言检索的研究和开发   交叉语言信息检索是指用户用母语提交查询,搜索引擎在多种语言的数据库中进行信息检索,返回能够回答用户问题的所有语言的文档。如果再加上机器翻译,返回结果可以用母语显示。该技术目前还处于初步研究阶段,主要的困难在于语言之间在表达方式和语义对应上的不确定性。但对于经济全球化、互联网跨越国界的今天,无疑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学 术 研 究   目前搜索引擎领域的商业开发非常活跃,各大搜索引擎公司都在投巨资研制搜索引擎系统,同时也不断地涌现出新的具有鲜明特色的搜索引擎产品,搜索引擎已经成为信息领域的产业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对搜索引擎技术相关领域的学术研究得到了大学和科研机构的重视。如Stanford大学在其数字图书馆项目中开发了Google搜索引擎,在Web信息的高效搜索、文档的相关度评价、大规模索引等方面作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成果。NEC美国研究所的Steve Lawrence和C. Lee Giles 1998年和1999年连续两年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撰文对搜索引擎技术的研究进行评述。著名的信息检索会议TREC也从1998年开始增加了Web Track课题,以考察Web文档与其它类型文档在检索性质上的不同之处,并将测试在大规模的Web库(如100G字节)上进行信息检索的算法性能。由美国Infornotics公司主办的搜索引擎国际会议从1996年开始,每年举行一次,对搜索引擎技术进行总结、讨论和展望,参加者有著名的搜索引擎公司、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学者,对搜索引擎技术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另外象IEEE主办的国际万维网会议、人机交互会议已有越来越多关于搜索引擎技术研究的文章发表。   国内先后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家智能研究中心等高校和研究单位对搜索引擎技术开展研究,并开发出了几个较好的系统。

腾讯高级交互设计师C7210的十年设计路

  编者按:本期访谈人物大家都应该都有所耳闻,知名设计博客Be For Web作者@C7210 ,先后就职于博客大巴、Tom集团和大众点评网,现为腾讯ISUX高级交互设计师,从视觉设计、前端、重构,到交互设计,无一不通。当然,作为一枚猫奴、吉他手、游戏迷,他的生活也保持了独特的设计师气质。经历太长,简介太短,还是让他本人和大家聊聊吧。

  本系列将不断更新,欢迎设计师们毛遂自荐,预约采访可发邮件至:chengsdc@163.com,让更多人认识你!

  同学们也可以推荐自己喜欢的设计师哟,优设会努力搞定采访,帮你见到偶像人物的 ^ ^

  人物专访介绍:

  艺名C7210,2005年毕业于东华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

  2006至2008年于博客大巴(blogbus.com)任网页设计师;

  2009至2010年于Tom集团任前端工程师;

  2010至2013于大众点评网(dianping.com)任重构工程师后转岗交互设计师;

  2014年初加入腾讯ISUX任高级交互设计师至今。

  —————————————————————— 职业篇 ——————————————————————

  1,能聊聊您从网页设计师变成前端工程师再转为交互设计师的过程么,有什么建议能给和您一样自学交互的同学呢?

  答:回想起来挺有意思,过程很丰富,说明自己过去很能折腾?或许最终发现交互设计相关领域是自己最愿意终日全身心投入其中并以此为乐的所以才安定下来。

  2006年刚刚入行时,市面上对于设计职能的划分似乎没有如今这样细化和明确,至少我所就职的地方(Blogbus)还没有 —— 那时就是“网页设计师”,职责包括主站和博客模板的设计与前端实现等等,印象里时不时还会有平面设计方面的内容,对自己来说那段日子属于婴儿睁眼看世界的阶段 – 太多东西是从前不曾了解的,而不那么细化的分工原则又使职责更具综合性,所以当时学到的东西还是蛮多的,涉及的范围也比较广。

  因为多数时间的工作是在博客模板方面,所以一方面对用户的背景、口味、个性表达欲等等关注的比较多,与他们的直接交流也很密切,使自己逐渐对“目标用户的核心需求”这类概念产生了朦胧的认知;而另一方面,在博客模板的设计工作中也有着大把的机会去表现自己的个性,因为形式上相比于普通的“界面设计”来说就是需要你去展示更多更具创意色彩的东西,而且多数用户确实很认我的作品,包括视觉样式和前端代码两方面(当时Blogbus的很多用户乐于钻研自定义模板的技巧) —— 对于设计师,这显然是很幸福的状态,或许是幸福过了头,以至于那时的自己像个被宠坏的孩子一样接受不了任何相左的意见,以用户的支持和鼓励作为后盾,将任何妨碍自己“挥洒创意”、“彰显自我”的情况一律视为约束,加之自己的个性相对于多数同事来说确实更为“鲜明”…所以最终和Blogbus不欢而散。

  那之后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宅在家里,一方面将前两年学到的各个方向的东西进行梳理和总结,一方面有针对性的弥补过去的缺失并继续学习新东西。那段日子真正达到了长发齐腰足不出户的程度,白天和猫们一起睡觉,下午起床之后学东西做东西直到夜里然后玩GTA至次日清晨,接着下楼喂外面的喵伙伴们,然后回家睡觉,每天的日子大体如此。设计新人的错误认知显然不是这种摧枯拉朽的宅男生活方式可以扭转的,那时我萌生了一种现在看来颇为奇幻的想法 – 两年的设计师历程让我感到在现实工作当中处处受约束的局面约莫是无可避免的,与其这样,那么我不要再去彰显什么了。我不去做设计,只专心写代码,这样就无需和那些到处制约自己的人打交道了 —— 更为奇幻的是,我真的那样做了。

  所以在宅时期的最后一段日子里,我把全部时间花在了前端能力的学习上,然后在Tom那边的前端开发团队谋得了一个职位,具体产品蛮尴尬的,包括当时垂死挣扎的易趣以及一些新的电商平台项目。起初确实得到了自己设想当中的一些安定感,每天只需对着别人做好的设计稿敲敲HTML、CSS和JS便可度日,但日子久了便发现对着别人的设计稿而不能动手动脚这件事让我很不自在,每当有UED的同事过来和我描述前端实现需求的时候,我总会觉得站在那里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他。2006年入行之前自己满脑子“我要做设计师”的渴望和诉求似乎并没有被之后两年带来的“压抑”和“绝望”所彻底抹杀 – 我会写代码不代表我心底真的想成为终日只写代码的人。

  于是在2010年,借着大众点评刚刚成立不久的UED团队需要在内部设立前端职位的机会,以工程师的角色加入其中,算是重新回到了设计团队的怀抱,并最终在当时leader和同事们的支持帮助下转岗交互设计。毫不夸张的讲,从那时开始,到后来进入腾讯ISUX上海团队担任高级交互设计师直至如今,每当想到或被同事提到“izzy(我)是交互设计师”的时候,心里总会开出一朵花,色彩很淡的会微微摇曳的那种。

  关于对自学交互的同学的建议,我想以在点评刚刚转岗交互之后做的第一个项目里发生的故事为例吧。那个项目重点是探索app内的会员卡机制,其实类似于现在微信在服务号方面做的一些事情。当时在形式上探索的范围还是很广的,包括app内部的卡券形式、Web端类似于微博的信息发布形式以及商户内容管理后台等方面。因为刚刚转岗,心里一团火就等着这样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于是在和产品经理进行过简单沟通之后,立刻进入设计流程,当时在Axure里画出涉及到所有平台包括app和网页的全部关键界面线框图,并做出了全套的点击跳转逻辑,将这样一份交互线框原型扔给了我的leader和产品经理,等待着认同的反馈。然而我的leader告诉我,“她吓了一跳”,接下来就是带着我和产品经理持续进行当面沟通,梳理产品策略和目标,期间一直保持纸笔形式的草图交流而不碰任何其它工具。那时我才开始明白交互设计工作绝不仅是产出线框稿和原型那么简单,更多更隐性的工作,包括产品层面的思考和沟通,以及对目标用户的认知,才是最关键的。

  期初自己只懂得关注“术”方面的能力技巧,在那之后,越来越多的聚焦于“道”的层面,包括读书读文章、做博客等等都更有这方面的侧重性;这种“道”绝非某种玄乎的空中楼阁,它是一切的基础。如果你在读某本交互设计书籍时觉得讲解这方面话题的内容空洞无聊,不如实际技能方法一类的内容来的实在,不如满眼的动效设计案例那样生动有趣,那么我个人建议连后面那些东西也不要花时间去学了,没有正确的方向,所有努力都是浪费时间。

  2,您在腾讯ISUX是承担什么职责呢?如果想胜任您的职位,需要哪些关键技能?

  答:职责就是交互设计了,以产品流程作为参考进行归纳的话,包括在产品层面与产品同学沟通功能策略、目标及具体项目需求,在设计层面进行字面意义上的“交互设计”工作,在实现层面与开发人员对接具体的界面还原问题等等。至于“关键技能” —— 在我看来其实是包括我自己在内所有的UX设计师都应不断努力去争取具备的,而非胜任某个特定团队的特定岗位才需要达到的。

  个人感觉大体分为三个层面,可以设想一个金字塔模型,从底层向上,首先是整体的产品观念与态度,其次是站在“产品设计”(而非“界面设计”)角度的思维模式,最后是具体的“设计技能”。

  观念与态度是基础,其中个人觉得最关键的一点 —— 作为设计师,我们是在和其他一群在各自领域均有所擅长的人一起打造产品,无论你是在公司就职还是创业,都是如此,而在所有相关职能当中,设计师的产出是相对显性的,加之这个群体本身在“个性”和“自我”方面相比于其他领域的伙伴来说更为凸显,所以难免在一定程度上将产品、界面作为自我展示的画布和舞台(正如前面讲到的我的经历那样) – 无可厚非,但关键在于程度 – 经历的项目越多,参与程度越深,你越会发现,无论是团队老板,中层职能线leader,还是产品、设计、开发,所有人都要一方面为了自己负责的领域而发挥和争取,另一方面又因资源的局限,需要根据特定的情况而不断做着权衡与妥协。这是“合力”的过程所必然产生的局面,而不是某种“到任何地方都逃脱不掉的”、“令人沮丧的”、“抑制自己发挥能力彰显自我”的状况。当然,完全抛开自我的因素同样不现实,我们都会考虑将产品打造到怎样的程度才能“拿的出手”,但要知道这层因素是一种结果而非将事情真正做好的推动力,否则所有的努力都是南辕北辙,自己也会永远充满沮丧。

  在正确的整体观念与态度的基础之上,能否站在产品层面探索问题本质进而指导整体的设计原则与细节中的设计思路,这将决定你究竟是产品的设计者还是需求的执行者 – 无论对于交互设计还是视觉设计来说均是如此 – 我现在所在的团队当中,很多视觉设计师的产品思维习惯与能力完全不会输给交互设计师。在实践当中,这种能力会体现在若干方面,包括在新产品探索阶段与产品同学共同分析市场状况、自身优势以及相应的产品策略等等;在成熟产品的每一个迭代周期当中针对产品同学的需求意向(注意这里使用的是“意向”而非“方案”)进行讨论,理解功能的核心目标,分析产品需求方案中的预想形式是否符合目标,进而探索实际设计方案等等;而在具体的设计过程中,又要基于对产品策略的理解以及对目标用户人群的认知来考虑特定的设计模式。

  至于具体的“设计技能”,大约包含设计方法和工具运用两方面,均属于“术”这个层面的话题了。如果你观察的足够仔细,会发现如今这个时代真的是几乎每一天都会有新东西出来 – 新的系统平台特性,新的设计模式,新的工具,新的运用方式和探索方向等等。作为设计师,在时间精力允许的情况下需要尽力保持关注、学习、理解和实践。在设计方法的学习方面,看书、读文章、学案例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很多人也都在坚持做,但个人建议与此同时多花点时间用自己的头脑想想“为什么”,结合自己负责的实际产品来看看哪些营养是可以汲取的,哪些未必适用于自身的情况,不要盲目的跟从。

  在工具使用技能方面,因人而异,因具体需求而异 – 就我个人而言,如今在工作中常用的工具包括:通过纸笔探索最初的想法或是与他人进行面对面的快速沟通,使用Sketch制作线框稿,使用Keynote制作以展示流程和界面转场效果为主要目标的快速原型,使用Pixate制作那些在交互性和逻辑性等方面要求较高的交互原型。不同类型的工具能帮我们打造出不同类型的设计产出物,而产出物的目标在于沟通设计意图,所以每个设计师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根据具体的沟通目标和对象来选择最合适的工具,前提是你需要对市面上一些典型工具的特质和使用方法有着充分的了解 —— 要达成这个前提显然也需要付出时间持续学习。

  3,看过您关于Michael Angelo与炫技,Axl Rose与设计师的形象比喻,对刚入门的人,该如何尽量避开『炫技』和『自嗨』的状态呢?

  答: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大部分已经被前面说到的内容包含了。“炫技”和“自嗨”一类的根本动机在于求得他人或自我的认同,而人只要活着就会需要通过认同感来产生对自己存在的觉知,这或许是本能,所以问题当中的“尽量”二字用的很赞。

  我猜正在阅读这些文字的朋友,绝大多数应该是涉及到某种具体产品设计工作的设计师同行,并且是在无论规模大小但均是团队形式出现的状况当中。既然不是艺术家,那么我们应该天然具备一种基本共识,就是我们和其他人一起在做的这件事必然不是以“为自己求得认同寻找存在感”为根本目标的(除非彻底单打独斗或带领他人一起创业的状况,这些我未曾经历过,不敢妄言)。

  既然根本目标不在于此,却又难以彻底避免,所以我个人建议可以试着给自己设立一些“触发条件”和“响应方式”,平时不必一直考虑这些问题,但在某些状况发生的时候让自己立刻进入一种警惕和自省的状态。具体来说,比如可以和自己约定一些触发条件,例如“当我看到某些华丽的动效觉得好炫酷,怎样都想在方案里模仿一下的时候”,“当我觉得自己的方案当中某个转场效果很棒,很像以前看过的什么app的时候”,或是“当我的设计方案被其他同事提出质疑,而自己无论怎样都想维护和争取,哪怕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的时候”等等,一旦这些情况出现,便条件反射一样的迫使自己停一下,在心里打量自己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如果动机当中的实践对象并不是自己负责的特定产品,所幻想的那些会因为你的设计而点赞的用户可能只是其他设计师同行而并非实际当中的目标用户,或是没有考虑到其他职能角度所面临的现实问题譬如优先级次序、时间与资源成本的制约等等,那么请彻底停下来,告诉自己正在发生的事情完全无益于和大家一起合力打造产品。

  如果实在难以做到,局面难以忍受,也可以考虑转岗,然后和某人一样慢慢明白了一些东西,跑一个轮回,最后重新回到我们所爱的设计领域好好做事。

  4,如果交互、UI、UX 都用音乐替代,您会怎样给它们定位?

  答:首先需要理清这三个概念之间的关系。从我们目前所习惯的划分方式来说,UX即用户体验设计,属于整体概念,狭义上讲包含着交互设计和界面视觉设计,在某些团队中也会有更关注于精准还原设计方案的前端开发角色包含其中;而从广义上讲,上至产品策略,下至运营、市场等方面均是用户体验设计链条当中的组成部分。交互设计的核心要点在前面的问题里已经做过详述,不重复了;而UI,通常指代界面视觉设计(但在国内外很多团队当中,UI又泛指“交互+视觉”两方面总和,这种划分角度不考虑在内了)。

  所以以这种“UX=交互+UI”的关系标准来看,使用音乐进行比喻的话,UX对我来说就是流行音乐之外的一些音乐类型的总和。时常来我博客进行交流的朋友们大约知道我的个人口味吧,大致可以用“Rock N’ Roll”这个词条来比喻UX这个整体概念(虽然最近开始终日只听贝多芬了;说起来贝爷在当时那个圈子里是最rock的呢),其中又可以继续划分出Hard Rock、Metal、Grunge等等各种子类,在我看来交互设计的角色可能更像其中的Hard Rock,即硬摇滚。一方面,相比于其他风格,它距离摇滚乐的核心起源也就是Blues更近一些,就像交互职能与产品职能的密切关系一样;另一方面,它以核心起源为基础,擅长于根据不同的情感情境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外在体现,这也有些类似于交互设计当中根据产品所处的特定使用情境而提供特定的设计模式那样。

  对于界面视觉设计来说,个人感觉更像Metal吧,特别是在现场,观众可以立刻感受到某种扑面而来的东西进而被带入到音乐塑造出的情绪当中,类似于视觉设计在产品气质、情感传达等方面独一无二的能力。

  无论交互还是视觉,都是构造产品整体体验的组成部分,最终目标都是以产品作为载体帮助目标用户在典型情境下完成典型任务进而达到特定的目标。无论Hard Rock还是Metal亦或是古典乐,本质都在于以音乐作为载体唤起特定欣赏群体内心当中特定的情感共鸣。说起来大家做的事情也都差不太多的样子呢。

  5,您大概是国内最关注Apple Watch的人了,在您看来,它与手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答:“最关注”肯定谈不上了,国内很多产品设计者包括爱好者都有很精彩的见解。在我个人看来Watch与手机之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各自的产品形式所适用于的场景的不同,抽象概括起来就是这样了。外在形式的不同决定着场景的不同,场景的不同反过来也决定着外在形式和交互方式的极大不同,相辅相成。

  今年五月第一批订购入手之后就一直戴着了,对我个人来说每天都会保持高频互动的功能和信息大致包括:最基本的时间信息、放在Complication中的天气和日期信息、通过Glance控制手机上的媒体播放、使用计数器app记录给喵喂水的次数,当然还有即时查看几个重要平台上过来的Notification并在有必要的时候直接进行回复等等。应该不算重度使用,我不知道,Watch上的重度使用标准会因为佩戴者个体生活方式的不同而有着很大的差异吧,对于我个人的生活来说市面上多数提供Watch版本的app其实没有什么实际价值,这一点和Watch自身的价值无关;

  不过另一方面,对于一些可能产生使用习惯的app来说,在现实中一直阻挠自己产生使用欲望的确实是初代Watch在加载app时的缓慢速度,哪怕升级到提供原生支持的WatchOS 2也没有感受到明显的变化,除了Watch自带的几个app在响应速度方面确实有所提升。所以我个人比较期待苹果将来能持续在这方面进行改进,让那些觉得Watch没用的潜在用户产生有用的意识,让那些觉得Watch有用的用户觉得Watch更好用。至于从古至今一直比较流行的关于“续航能力不足”的负面评论,我只能说实际用户都知道正常使用状态下每晚充电之前都会剩下30%到40%的电量,而所谓充电也只是将手表放在无线基座上这么简单,和你每晚将普通手表摘下放在枕边无异。

  6,每周译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百忙之中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

  答:目前这个博客是从2011年秋天开始的,基本每周一篇译文的样子,偶尔穿插通篇的个人念叨,说起来也是整四年了。总会有朋友来聊到“坚持”这个话题,似乎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实际上在我个人来看还好,谈不上“坚持”。从2004年左右博客这个概念在国内盛行起来的时候开始便一直写;而进入Web行当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又是在Blogbus,更是全身心的连同设计与内容一起玩的不亦乐乎;从2009年开始做一个开源CMS建站方面的译文博客,当时的产出频率比现在高很多,甚至能达到每一两天一篇的程度,因为每天除了工作时间之外自己几乎完全以这些东西为乐。而2011年之后,精力越来越多的集中在Web与移动产品UX设计等等和工作更加契合的领域,也就专心只做这一个博客了。

  所以对我个人来说这基本就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总是要做的,不同阶段所做的东西基本都围绕着当时的关注领域。最近几年里多数是在周末做这件事,特别是早上,忙好喵的事,煮好咖啡,安静的做译文,全身心都会觉得从容和自在;蛮难描述的一种状态,就是静心和愉悦的样子。

  7,推荐一本您最喜欢的书?(设计方面和非设计方面都来一个)

  答:各自只有一本的话,设计方面一定是《About Face》(目前最新版本是4),非设计方面便是《麦田守望者》了。

  8,腾讯ISUX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设计中心,在里面工作的感受如何?有哪些收获呢?

  答:这样描述我的感受也许容易让人产生比较贴切的认知:大家在新入职某家公司后,往往会经历据说平均是三个月的“蜜月期”,期间会觉得工作充满热情,人际关系和谐友善,有成就感认同感等等一类,然而几周至几个月之后便会因为各种原因而产生疲倦、失望甚至厌恶等等日复一日的负面情绪。对我来说,从入职ISUX到现在是一年零八个月,而蜜月期也是一年零八个月,在可以预计的将来,这个数字应该会持续增长。

  我入职的第一天下午正好是交互例会,到现在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次例会上其他设计师或分享专业话题或一起高谈阔论乱七八糟各种话题时的情景,以及当时我发现自己几乎跟不上他们思维节奏时的恐慌。那是我进入这个行业之后第一次认真的担心起自己能否在一个地方立足生存下去。再坦诚一步说,这种恐慌和压力,其实直到如今仍然徘徊在心里。

所谓“学”,包括自己主动观察学习,也包括必须做好准备去接受他们时不时对你方案的质疑与挑战。日复一日的处于这种状态之下,持续的危机感与压力是在所难免的,而同时,自己的能力在潜移默化当中受着彼此的推动而得到提升也是必然的。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此。

  —————————————————————— 生活篇 ——————————————————————

  1,和我们聊聊您包里都装了什么吧

  答:包本身就不晒了,很普通的小背包。虽然每天背来背去的,但是里面有用的东西真就没几样,也毫无情趣,主要是下面这些吧:润唇膏一枚,这季节开始才会用到;瑞士军刀一把,主要用于拆包裹;试吃装猫粮一袋,有备无患,用于在路边发现肚子饿瘪的小猫时给它放一把吃;老旧的iPod Nano,已经忘记是第几代,轻巧便携,最重要的是在路上把手伸进口袋即可盲操作,比任何iPhone或iPod Touch都更加符合路途上的使用情境;上世纪90年代购买的打口

提醒站长不要卖流量,让别人挂马在你的网站

现在到处是1000ip 50 块的收购流量,大部分都是挂木马。提醒大家千万不要卖流量给这些人。
 

我们可以计算一下,你的网站10000个ip,如果直接卖站,能卖掉1万到2万,直接其他方面赚钱,一个月还能赚1000。
但是你卖流量,1000个ip,10块, 一天弹出3000个ip,一天才30 ,一个月也才1000,但是2-3个月以后,你的网站用户将不再来,而且你更有愧你所有的用户,因为你的网页挂了木马,你所有的用户计算机上被装了插件病毒,游戏帐户,银行帐户被盗。你自己的计算机,也有可能被中木马。
害人害己。 不要图一时的小利。本站正在策划的 拒绝挂马 从我做起活动,也将于下周开始。

我对近期Baidu算法调整的几点切身感受

  搜索引擎百度一直在不断更新算法中,但是百度在近期的几次调整可能让不少个人站长始料不及,网站整体被降权,网站排名下降的那个猛。网站在百度中排名的下降直接影响了个人站长们的收入,从百度里来的流量大大减少,收入也相应下降了,以前的努力都泡汤了。唉,不说这些了,说说对这次百度调整的一点感受。

  1、百度这次改变算法主要是针对用户体验方面。百度在这次调整中大站的排名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那些权重很高任信度高的的老站,运营多年相对稳定,在百度这次调整中,排名受到影响。

  2、百度自身产品如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等出现在搜索首页的情况大大增加,看来百度开始加强自己产品的排名。除了竞价外,SEO是站长们提高排名的重要手段,如此一来,恐怕今后SEO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3、很多网站被整体降权,不光是首页排名下降了,原先一些有较好排名的内页也下降了。比如有的网站某些长尾关键字有较好的排名,能带来可观的流量,可是百度调整算法后,这些排名统统消失或下降了。

  4、通过观察我的网站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我的小站搜索词“个人站长”一直排名在百度搜索的第一页,“站长之家”也在第一页有排名。可是经过这两次调整,这两个关键词的排名都从百度里消失了。可是用Google搜索这两个词时却发现,居然都排在了Google搜索的第一页。在百度排名在一些网站的之下,可是在google中却跑到他们前面去了。当然并不是说百度排名下降在google里排名就会上升。

  5、百度不断更新算法,是为了提高用户的体验,即让用户更快找到自己真正想找的内容。面对百度算法的调整,我们的一些推方法也应该与时俱进,比如现在那博客、论坛等推广网站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因为同一博客或论坛出来的链接不管有多少,都只计1次。

  本人对SEO方面的知识并不是太了解,上面只是结合自己网站在百度此次调整的排名的变化谈了一些感受,如有不妥之处,还望大家见谅,同时欢迎批评指正。

http://m.kvov.com.cn/cq/jzxx20229.html

父亲用厚实的臂膀支撑着整个家庭,父亲用亲情温暖着孩子的心灵。
多希望你能明白我,即使我什么也不说。
爱过,方知情重;醉过,方知酒浓;好过,方知甜蜜;恋过,方知你好。520我爱你,你并不美丽,但你可爱至极,怎能不爱你!
细雨梦回,小楼吹彻玉笙寒。我的目光,湿在幽深雨巷边。当年你一去无回,别离的愁绪万千,纵使相知成陌路,我依然为你植下相思的玫瑰园。
不知道能够飞多高多远 oh——